顛覆認知!艾滋病竟然有可能自愈

 

提起艾滋病,大家的第一印象大概是絕癥,無藥可治,只能等死對吧?如果現在告訴你艾滋病有可能不用藥,自然痊愈,是不是很顛覆呢?一起來了解下吧。

 

 

從人類發現艾滋病以來,短短三十多年來,隨著生物醫學的發展,HIV抗病毒治療取得了巨大成就,把艾滋病變成可控的慢性疾病。對于HIV感染者來說,長期接受有效的抗逆轉錄病毒治療(ART),可以控制病毒復制,讓體內的病毒載量降低到檢測不出的水平,把實質感染率降到0。現在,我們對艾滋病有了更多的了解。

 

2020年7月,頂尖學術期刊《自然》在線發表了一篇有關艾滋病的重磅論文。由美國拉根研究所(Ragon Institute)的免疫學家Xu Yu教授領銜,科學家們揭示了一組HIV感染者如何實現在未用抗病毒藥物的情況下,自發控制體內病毒復制。更有一例罕見的無藥控制者,似乎實現了HIV的清除性治愈(sterilizing cure)。這一發現或將刷新人類對抗艾滋病的歷史。

清除性治愈

臨床上發現少數HIV感染者,未接受ART藥物,就能以某種未知的方式自發控制病毒復制。他們被稱為“精英控制者”(elite controllers),在HIV-1感染者中的比例不到0.5%。

 

HIV潛伏

▲活躍的HIV-1病毒(綠色)正源源不斷從培養的免疫細胞中冒出(圖片來源:Photo Credit: C. GoldsmithContent Providers: CDC/ C. Goldsmith, P. Feorino, E. L. Palmer, W. R. McManus [Public domain])

 

通過比較細胞中的前病毒序列,研究人員發現,精英控制者細胞中的前病毒從數量上來看,顯著低于ART治療者。然而,在精英控制者的細胞中,卻有較大比例的前病毒序列是基因完整的,這意味著它們具有產生感染性病毒顆粒的潛力。

 

利用染色體整合位點分析,研究者進一步觀察發現,病毒的插入位置有顯著差異。在精英控制者的細胞中,完整的前病毒序列被整合到人類DNA的非蛋白編碼區域或19號染色體上的KRAB-ZNF基因中。而這些區域由緊密包裝的DNA(稱為異染色質)組成,通常不利于HIV-1整合。此外,整合位點往往離宿主基因組轉錄起始位點更遠。這些特點意味著病毒的轉錄受到抑制,處于深度的潛伏(休眠)狀態。

 

研究人員認為,從這些數據來看,“前病毒的獨特結構特征與對HIV的天然控制能力有關;潛伏病毒儲存庫的質量而非數量,可能是功能性治愈HIV感染的重要區別特征”。

 

引人注目的是,在研究人員分析的精英控制者中,有一例在超過23年的隨訪中未用ART進行控制。而研究人員對其15億多個外周血單核細胞進行檢查后,盡管發現19種有缺陷的原病毒,但沒有檢測到任何完整的前病毒序列。太迷惑了!研究人員指出,在已有的記錄中,經過如此大量細胞分析,仍然沒有在基因組中發現完整前病毒序列的案例,目前只有一例,就是12年前出現的“柏林患者”。那名患者在接受了CCR5Δ322純和供體的造血干細胞移植后,HIV感染進入持續緩解,被認為是首位治愈的艾滋病患者。而此次,HIV清除效果看起來“自行”在這名精英控制者身上實現了。這一極為罕見的案例,讓我們看到了人類對抗HIV感染的一種新可能。

 

精英控制者的發現促使研究人員把目光轉向艾滋病的發源地,HIV大流行的起源可追溯到剛果河流域。剛果的HIV流行率高,近期監測數據顯示可能高達11%;是HIV監測的重點地區之一。那么,這里是否有精英控制者呢?

 

近期,《柳葉刀》旗下期刊EBioMedicine發表一項重要監測發現:剛果地區有2.7%-4.3%的HIV感染者可能是潛在的精英控制者。這一比例遠高于上述人們目前的認識,通常認為,HIV感染者中具有這種抑制HIV復制的能力的比例不到0.5%。這提示,剛果河流域的部分人群或許具有控制HIV感染的獨特能力,對這些精英控制者的研究可能會為了解病毒抑制機制提供新的見解。

 

控制HIV感染

圖片來源:EBioMedicine

 

這項監測研究于2017-2019年期間在剛果金沙薩市的48個臨床中心開展,共有10457人接受了HIV快速診斷檢測。同時,所有人也接受了血清學檢測,1968人檢出抗體陽性并進一步接受病毒載量測定。此外,還進一步通過多種檢測手段對這些人群血液樣本進行病毒載量的交叉驗證、HIV測序,并檢測其他血液傳播病毒和用藥情況。

 

數據表明,共有429人(21.8%)HIV血清學陽性但病毒載量低于可檢測水平。對于這些病毒載量檢測陰性的結果,研究團隊已經系統排除了采集點偏差、樣品完整性和病毒遺傳多樣性的潛在問題。

 

進一步檢測發現,約60%(209/354)的被檢測者血樣中有服用抗病毒藥物拉米夫定的證據,但這些患者此前并未報告正在服用抗病毒藥物。對抗體檢測結果交叉驗證,蛋白質免疫印跡檢測(Western blot,WB)提示有12%的人此前的血清學檢測結果為假陽性(49/404)。未服藥、且對WB檢測呈陽性或不確定結果的人群,再結合血清學檢測結果和HIV快速診斷結果進行判斷。最終,在血清學檢測呈陽性的人群中,研究團隊將符合以下多個檢測結果的感染者定義為潛在的精英控制者:

 

病毒載量陰性(VL-)、且未服用抗逆轉錄藥物(ART-)、且WB檢測陽性(WB POS);

或病毒載量陰性(VL-)、且未服用抗逆轉錄藥物(ART-)、且WB檢測不確定(WB IND),且快速檢測陽性(RAPID POS)。

 

綜合評估后,預計剛果人群中約2.7%-4.3%的感染者是潛在的精英控制者。

 

這一結果也促使研究團隊重新回顧了歷史監測數據。他們分析了1987年(首個抗逆轉錄病毒藥物問世前)和2001-2003年期間從剛果收集的樣本——并從這些樣本中發現了類似的結果,且呈現逐年上升趨勢。這也從另一個角度印證了,剛果地區相當大比例的個體能夠自行控制HIV感染。

 

此外,之前有研究表明剛果的鄰國喀麥隆,潛在精英控制者多達2.95%,這一現象可能并非剛果所獨有。研究團隊也因此挖掘了他們原先收集的喀麥隆歷史數據,推測精英控制者比例約2.5%-5.8%。

 

因此,研究團隊提出,總體而言非洲中西部相當高比例人群具有控制HIV-1感染的天然能力。這或許是對特殊環境的適應吧。對這些人群的進一步研究將有助于為抗病毒藥物和疫苗開發提供更多洞見。

 

好了,這就是今天的精彩內容,我們下期見!

 

每日生物評論
二胺氧化酶(DAO)活性檢測試劑盒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